网站公告:网站公告

ag国际厅地址|官网

谈案说法

从薄熙来案看“特定关系人”的认定

薄熙来案已经宣判,其实众所周知无论有无庭审、如何庭审,其结果已经没有任何悬疑。但作为一名律师,看了长长的庭审记录,还是忍不住想要说上几句。

    薄熙来案和其他受贿类案件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指控他有犯罪行为的很大一部分直接证据来源于他的夫人谷开来的证词。谷开来证词最大的作用在于证明薄熙来对其与薄瓜瓜收取的所有财物均知情,这也直接导致出现了薄熙来案中一个很大的误区:将谷开来、薄瓜瓜收取的财物全部视同为薄熙来受贿。

我们先假设薄熙来的确知情,即便如此,法国尼斯戛纳的别墅、徐明为谷开来、薄瓜瓜提供的各项资助,均没有证据证明是在薄熙来的授意下,反而有充分证据证明是授意于谷开来。在这种情况下,谷开来、薄瓜瓜接受各项资助或是馈赠能否一概归并于薄熙来的受贿行为中?

    这里首先要引入一个概念“特定关系人”,这个概念在整个庭审过程中并没有出现,但我认为与本案存在密切联系。《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一条规定:“本意见所称“特定关系人”,是指与国家工作人员有近亲属、情妇(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关系的人。”第七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授意请托人以本意见所列形式,将有关财物给予特定关系人的,以受贿论处。

    特定关系人与国家工作人员通谋,共同实施前款行为的,对特定关系人以受贿罪的共犯论处。特定关系人以外的其他人与国家工作人员通谋,由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后双方共同占有的,以受贿罪的共犯论处。”显然,“特定关系人”收取财物并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会被认定为国家工作人员受贿,而是有着明确的界限的。薄熙来案中完全忽略了该条界限的存在,一言以蔽之地将谷开来的行为完全等同于薄熙来的行为,这点是值得商榷的。

进一步说,证明薄熙来知情的直接证据仅有谷开来的证词,这样的证据事实上属于孤证,孤证并不能作为认定犯罪事实的依据。公诉人拿出的间接证据变成了公诉人自设场景进行证明,而从证据本身却反应不出公诉人想要用来证明的事实。为什么谷开来说的话就100%采信,而薄熙来的辩解就不足以采信呢?这算哪门子的道理?法律上也没有这样的规定啊。

    薄熙来案终将尘埃落定,但其中反映出来的问题仍然值得我们慢慢品味。是否真正体现了法制只能有待于后人进行评判。